淮渝

日常写文写字
开车无能为力

这次真的是小学生手写……
全靠着 @爱凉薄恨轻薄 太太的文好
我!强烈安利太太的那篇顾帅绝笔!
呜呜呜我看完暴哭
绝笔下面的叨逼叨翻译也特别有感觉
真的,特别感动
觉得,大概顾帅就是这样一个人吧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
咱们就此别过

先生,江湖再见

妄念(巍澜)

我好像很久没有写东西了?

是的我终于把魔爪伸向了镇魂

be预警,ooc预警

就是喜欢狗血虐文








赵云澜从梦中醒来

他摸摸背后,冷汗浸透了睡衣。窗外的灯火稀稀落落,深夜里,无尽的黑色漫延而来,张牙舞爪地吞噬着一切

偌大的公寓空空荡荡,只有他一个人

梦里的面孔清俊温和,黑色的碎发糅杂着光影,那个人向他走近,转眼之间便擦肩而过

梦境就像一面碎了一地的镜子,每一块里都映出自己的脸

赵云澜缓缓低下头,双手深深插入头发中

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不知道多久,空旷的房间里响起一声几不可闻的呢喃:

“小巍……”

床头灯闪了两下,不知是惋惜还是嘲讽










赵云澜是在大学里和沈巍认识的

他们一起听课,一起泡图书馆,赵云澜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汗珠滚过脖颈和小臂,在地上砸出一朵稍纵即逝的水花,引得女生尖叫连连。沈巍就坐在看台上,一手拿着赵云澜的外套,一手拿着水和毛巾
中场休息的时候,他就把左右手上的东西递过去

“很帅。”

“是很帅吧,那个英语系的系花一直在盯着我看呢,我不会要脱单了吧?!”

“不可能。”

“也是哦,小巍你都没脱单怎么轮得到我,系花估计只是单纯被我的风姿吸引……”

沈巍的脸上露出一点不大明显的笑意,他低头,眼角眉梢是克制不住的柔和

赵云澜盯着他看,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大学毕业的那次聚餐,大家都喝醉了,KTV的包厢里乱作一团,所有人都在趁着酒精麻痹了意识,今夕不理明夕地狂欢

英语系的系花被推到了赵云澜面前,她一席白色长裙,头发松松地挽起来,明艳动人,双颊微红,似乎也喝了酒

“赵云澜,”她很不好意思地说,“我喜欢你。”

系花表白,周围一圈人开始起哄,“在一起,在一起”的声音越来越大

沈巍坐在角落,把杯子里剩下的酒一口抿尽,玻璃杯和木质桌面相碰,晃出了眼花缭乱的晶莹剔透,很快就淹没在了吵闹声中

他静静地等着,等到赵云澜面红耳赤地拒绝了系花后,才一把把他拉出了包厢

走廊里是一片与包厢内不符的寂静,赵云澜揉了揉脸,以为沈巍是为了避免让他尴尬才拉他出来:“兄弟,谢了。”

沈巍没有说话

赵云澜转头:“哎我说……”

然后他就被一个冰凉的吻堵住了呼吸

这甚至都算不上一个吻,因为沈巍只是贴住了他的嘴唇,赵云澜能清楚地看到沈巍的睫毛微微颤动,掩下了眼底的一片荒凉

义无反顾,飞蛾扑火

好像只过了一瞬,又好像过了许多年,沈巍轻轻松开他,手指擦过他的脸颊,像轻柔地擦过一朵玫瑰花

“觉得恶心吗?”

沈巍这样问,表情中是说不上来的辛酸与克制

赵云澜的大脑里一片混乱,各种情绪乱哄哄地,你方唱罢我登台,五味陈杂地挤在他心中,挤得他喘不过气来

沈巍是个同性恋

他喜欢我

这两个想法把他的理智搅成了一团泡沫,以至于那一点由这个吻带来的甘甜在这样兵荒马乱之际被自然而然地忽略了,赵云澜的身体先大脑作出了回应

他退后了一步

沈巍就明白了

“我知道了。”

他的目光在赵云澜脸上一寸一寸地扫过,好像知道过了此刻,就再也没有理由正大光明地看他了

然后他毫不留恋,转身就走









赵云澜后来想,他喜欢上沈巍,大概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

青年脊背挺直,步伐稳健,周身气度朦胧在五光十色下,好似不在人间

这几乎成了他所有噩梦的终点

他无数次在梦中冲过去,想扳着他的肩膀看看他的正脸,每次都在途中醒来

所以他一直不知道,那张脸,其实是泪流满面









聚餐之后,沈巍就消失了

赵云澜向一切认识沈巍的人询问,得到的答案都只有一个

“啊?你不是他最好的朋友吗?他连你都没有告诉?”

他没有告诉我

带沈巍的教授打来电话,说沈巍申请去了哥伦比亚大学进修

他与想见之人,就此隔了山海









赵云澜进了一家公司工作,从小职员做起,兢兢业业,熬夜与烟酒很快击倒了他

他躺在医院里,看着盐水从输液管中一滴一滴地落下,突然就很想沈巍

可能他这样拼命工作,也是希望能忙一点,再忙一点,这样就不会有空闲去想他

可是,赵云澜想,我后悔了

于是他病好之后回到公司,干脆利落地请了年假,买好机票,飞到了大西洋另一边

他说着磕磕绊绊的英文,摸索到了沈巍的大学里,给他打了个电话

他在电话里小心翼翼地问,我能来看你吗?

沈巍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轻声叹气

“云澜,不会有人永远等你。”

电话挂断了

赵云澜怔怔地握着手机,目光所及之处,数不清的男生女生围在沈巍身边,金发碧眼,面孔娇俏,阳光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边,耀眼地让人看不清

不会有人永远等你

他落荒而逃

而在赵云澜走后,沈巍挤出了人群,皱着眉,匆匆离开,他感到有一道熟悉的视线,却又转眼消失

不会是那个人

沈巍这样想着,指尖无意识地摩挲着钱夹里的照片

照片上的赵云澜还是年轻的时候,而照片已经起了毛边,他唇红齿白,对着镜头,一笑就是一派蓬勃青春









我们都以为自己动了真情,而对方只是玩玩









沈巍在哥伦比亚大学拿到学位就回了国,去了一所大学里任教

同学会举办过几次,人却怎么也齐不了

就算同学会上相见,也不过遥祝杯酒,便匆匆散去

而最近一次见面,是在一周之前,两人在街上相遇,双目相对,一切或喜或悲的情绪都掩在深海之下,眼中所见只有平静

然后他们像赵云澜无数次梦见过的那样,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各自而行

我心中所起妄念,终于已成陌路





草稿纸上摸个手写
摸鱼使我快乐😏
“阮”字借鉴一级律师里燕院长的写法嘿嘿嘿

脑洞

有一天,骆闻舟在厨房里做饭
费渡凑过来要帮忙
骆闻舟:“行啊费总,来,帮我洗菜。”
费渡:“……”
费渡洗了一把小葱
把大蒜放到盘子里
悄咪咪地扔了生姜
把醋瓶子和辣酱放到角落
把茄子的皮剥了
掏出手机开始百度这个牌子的豆腐是用卤水还是石膏点的
最后对着一袋子肉研究这是什么动物身上的什么部位

骆闻舟:“……”


虽然我觉得费总连厨房都不会进😁

我!超级想玩狼人杀!
嘤嘤嘤真的好想
就好想冷静又理智地分析一波,大杀四方超级帅气的那种(并不)
但是只能等国庆回来再和同学们一起玩了

话说之前我和我同学看了死亡万花筒
然后我们迷上了箱女,天天抽卡……
卡还是我们手制的,字是我同桌写的,然后大家日常就是……
【抽    空白空白空白空白空白】
【箱女:全自动游戏】
还有拿到玛丽小姐的玩家总是会被“我的玛丽小姐”技能秒掉
唯一一次箱女赢好像还是我当箱女的时候
全程就是:
“我的玛丽小姐”   玩家死亡×1
“倒戈”(233333这是我们自己创的箱女技能,就是抽到倒戈的玩家自动变成箱人)
玩家死亡×1
“我在你身边”   玩家死亡×1

然后……就不剩什么人了

有点小骄傲呢……但是好像这条LOFTER的文字和图片并没有什么卵关系

吹爆我同桌的染卡!
以及图二是她的字
大神仙本人了

沙雕日常

今天和我爸妈一起到外面吃中午饭,吃完回来
我妈拉着我进了电梯,在我一脸懵逼还没来得及按下楼层数字的时候就眼疾手快地按了电梯关门的按键
门缓缓关上了
我爸还在外面
电梯里我妈笑得哈哈哈哈哈哈直不起腰来
我:妈,你有钥匙吗?
我妈:……没有
我:那你那么得意干什么
我妈:……
过了一会儿,我爸爬楼梯上来了
他人还没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就听到一声冷哼(……)
我爸:呵,有什么用